当前位置:  首页 养猪资讯 详情

猪倌十年:从一贫如洗到有钱可赚 又到负债百30万!

发布来源:互联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01 16:57

10年前刚养猪时,江西农民徐应星以为养猪就是“舀几瓢潲水,拌拌饲料”从未想过一个猪倌要经历环保风暴、猪瘟、新冠疫情以及正在发生的特大洪水等大事。 他最开始养了30多头猪,高峰期达到5000多头,直到去年因猪瘟一头未剩。徐应星养猪的10年,从一贫如洗到有钱可赚、又到负债130多万元。 “我只是一个养猪的。”徐应星说,他今年39岁,头上新添许多白发,他又开始养猪了。 洪水中的猪场 7月7日、8日两天,江西省多地降下暴雨。在鄱阳湖东岸的小山村徐早湾,暴雨引发滑坡,冲垮了徐应星的围墙。 “坏了!”8日一早,徐应星发现倒掉的墙是防鼠墙。这堵墙去年刚建好,是为了应付猪瘟的,墙体贴着瓷砖。老鼠会携带猪瘟病毒,为此,猪场围墙内的地面全部以水泥硬化,让老鼠难以落脚、打洞。 猪瘟对猪的致死率高达100%,病毒可通过飞沫、食物、餐厨垃圾等渠道传播。猪瘟疫情出现后,徐应星要求场里的员工吃住在场内,减少接触传染风险,基本吃素,偶尔吃条鱼改善伙食。 猪场里120头母猪让他严阵以待。他去年年底从赣州采购这批繁殖,每头7500多元,均已配种受孕,母猪们承担着偿还债务和贷款、“复兴”徐家猪场的重任。 徐应星说,现在这批种母猪的种用价值达到3万元一头,如果这些猪再出问题,他肯定没资金买了。 近5年,当地发了4次洪水。7月12日,鄱阳湖洪水漫过堤坝,一夜之间把徐早湾围成孤岛,通往青竹村集镇唯一的水泥路被淹没在水底。 村里只有那条路能走机动车、运送饲料、转运生猪。还好在7月初,徐应星曾提前买进10吨饲料备用。 交通中断的情况在年初新冠疫情暴发时出现过。因为养猪,近年几件大事徐应星都赶上了,几乎每次都能给他的猪场带来“灭顶之灾” 就拿洪水来说,眼下,饲料还能再撑个把月,如果下个月洪水还不退,他就要用木船运送袋装饲料进场,还得用工人肩扛背驮,每吨饲料成本要增加约2000元。 母猪已进入繁殖期,如果被这场规模超过1998年的大洪水继续围困,该卖的猪就运不出去—猪可坐不了小木船。徐应星每天都要到被淹的路口察看水是否退了。 徐应星还记得,2016年4800多头猪处于“繁殖-育肥-出栏”的时期,洪水断路,该出栏的猪运不出去,每栏本应容纳50头的猪舍内陡增到80头猪,最终挤死、热死400多头猪。 他估计,今年应该不会出现挤死的情况—所有猪已在去年7月底“处理”目前他总共只有100多头母猪。“这算是因祸得福吗?”徐应星苦笑。 猪场外的黑天鹅 为减少人员接触带来的染病风险,7月25日,徐应星带着两名工人在猪场外围安装全自动进料设备。 猪场围墙以内的事,徐应星不谦虚地称自己是“专业的” 猪瘟疫情在国内出现后,徐应星只购买散装饲料,“像拉煤那样,出饲料厂直接装到车厢里”输送到猪舍。

猪倌十年:从一贫如洗到有钱可赚 又到负债百30万!(图1)

猪场外所有不确定因素中,徐应星依然最担心猪瘟。 徐应星的猪场属于自繁自养类型,最多时有300头母,可保持4500到5000多头猪存栏,规模在湖口县一度排到前三,去年因猪瘟全军覆没。 坐落于人口不算稠密的山村,有隔断疫情的地理优势。即便如此,徐应星也未敢大意,他对猪场内所有人进行封闭,在村口、路中、猪场大门设置三个消毒点,为运饲料、收猪的货车多次消毒。 猪舍覆盖笼网防鸟携带病毒进入,工人每天烧碱水,绕着猪场外围消毒。 2019年6月底,徐应星还是不放心,打算到九江市买一辆二手货车,以后每次卖猪时,先中转到村外,再让收购商装车拉走。还没买到车,徐应星接到猪场员电话:有头猪高烧不退、不吃料,打了两天针依然不见效。 员将病猪解剖,连夜采样送到武汉。经过检测,这头猪确定感染猪瘟。 近5000头猪卖的卖、埋的埋。徐应星出售那些未染病的成年猪后,和十几个村民把近2000头小猪赶到山沟里,钩机在那里挖好了3米多深的大坑。 疑似病例被深埋,只剩下猪舍3楼的猪未感染。当时,徐应星让两个员工吃住在3楼,不与外界接触,但未过一个月,3楼的猪也没逃过厄运。 猪场清空时,徐应星坐在台阶上盘点账目,算下来,欠债130多万元。他又成了20多年前的穷小子。 上一次资金链断裂还是2016年。徐应星扩建,把母猪存栏量扩大一倍,2017年下半年全部完工,花费资金约600万元, 农村的猪场不能抵押,很难贷到大额贷款。即使是政策性的惠农贷款,一般也需要找两个“吃财政饭的人”做担保。 市场产业链起了作用。3家长期向徐应星供应饲料的企业为他做了担保,徐应星贷到了220万元资金。 养猪不是梦 猪瘟攻占猪场前,徐应星雇了10余个本村农民专职养猪,工资开到每月4000多元,“管吃管住,这是纯收入。”猪舍清空后,他们离家到外地打工。 23年前,徐应星和他们一样在外打工。1997年7月,徐应星初中毕业,成绩中上。他的梦想是学医,可回到只有两间土坯房的家里,徐应星难以向父亲开口—当时,高中学费加上在城里吃住一年的费用,要6000多元。 土坯房在1998年的特大洪水中。1998年的洪水水位没有今年高,但水势比今年更为迅猛,“雨跟瓢浇一样”徐应星看着自家房子塌在洪水中,还好家里没什么大件,全家人跑到高地上躲过一劫。 村里除种植以外没有其他产业,男孩子到徐应星这个年龄,似乎无一例外出去打工、挣钱建房、娶妻生子。 徐应星准备跟着同村大人到浙江余姚,那里“活儿多、结钱快”吸引许多江西九江农民去谋生计。 路费不够,徐应星到本村工地上当了一个月小工,担水泥、搬砖头、上石子,一天挣10元钱。 1997年7月,徐应星卷起两件毛衣,揣着300元,顺着山间小路步行到湖口县城,坐大巴车去余姚。 半路上,司机和卖票的人强迫乘客下车吃饭,一顿饭30元,这让徐应星第一次感到“强烈不平衡”“那饭3元都不值,但是不吃不行,司机会打人,自己又弱小。” 在余姚打工10余年,徐应星娶妻生子。2010年,孩子该上小学了。他们的祖父母身体不好,徐应星夫妻俩只能让孩子在工地上跑来跑去。 没坚持多久,徐应星就带着全家回到徐早湾,先让孩子入学。 离开余姚前,他带着几个老乡参与修建了一座“万头级” “我们养猪吧,反正我知道怎么建。”徐应星说,妻子周水英拿出两人全部积蓄4万多元。这点钱明显不够。 打工10余年,徐应星带人干活儿不耍滑头、按时结钱,在村子上“有个好信誉”靠信誉,他从镇上赊来石子、钢筋、水泥等建材。正巧中国农业银行的正在镇上宣传“四户联保”农业贷款,“没有担保,就是靠信誉”徐应星和大哥徐应林、好友徐兴中、徐艳春一起贷款12万元。 徐应星兄弟两家的责任田换来20亩荒地,可以连成片,也靠近村子的主路和高压线路,“路和电对建猪场都很重要” 最终,这支小队伍凑了20多万元,徐应星头一次拿到这么多,手都在抖。铲完地皮、打好地基,钱已经用掉一半多。等800多平方米的猪舍建好后,徐应星手头没钱买猪了。 村里老人带着他翻过山,到隔壁都昌县一个远房亲戚家找人帮忙—那里有个在九江市都能数得上的养猪大户。 养猪大户将徐应星的猪场作为繁育基地,租金每年5万元,徐应星和妻子在猪场当工人,每月分别拿1500元和800元的工资。 “咱不懂养猪,说白了就是给人当学徒。”徐应星很感激那位养猪大户,“这些工资在当时来说比较低,但是在农村如果没病没灾,照顾俩孩子可以过得去。” 跟着100头到来的,还有3位员。3年过后,徐应星学到了,租金和工资加起来的30多万元却一分没收到—都昌养猪大户扩张过快,没撑过的猪价低谷,资金链断裂,抵给徐应星30多头母猪还债。 徐应星记得很清楚,那是2013年中秋节,他终于有了自己的猪。 养猪经济学 “猪多了便宜、猪少了就贵,这是铁的规律。”没有读过经济学专业的徐应星,对有自己的理解。 在徐应星眼里,中国的养猪产业,是由若干大型养猪集团和千千万万个类似徐应星这样的中小型组成。 一头百斤重母猪进栏到育肥猪出栏,需要15个月才能产生效益。 产下猪仔,猪仔育成肥猪,母猪培育成、肥猪出栏换来资金再引进优质、扩大生产…徐应星的猪场融入市场循环体系,尽管处于产业的末梢,但也时时受到整个市场变化的影响。 2016年、2017年,行情连续好了两年,“非常不得了”徐应星扩建三层现代化猪舍、两层办公住宿楼。 徐应星理解的“行情好”并非如今年生猪、猪肉价格双双暴涨,他反而认为,“现在的高价是不正常的、不可持续的” 他觉得,养猪能获得正常的利润即可,“有钱赚,不受穷,给大家开得起工资,不用把父母子女留守在家外出打工” 从2013年到2018年上半年,徐应星的猪场发展势头良好, 村民来猪场上班的人数也水涨船高:2013年1个,2014年4个,2015年5个,2016年8个,2017年12个。 按拥有的资产价值计算,徐应星当时身价“过千万”不过他深信老话说的“家财万贯,带毛的不算”从古至今,养猪风险性就很大。 2017年、2018年,环保风暴席卷全国,多个省份出台禁养限养生猪规定。为保护水源,江西省要求环鄱阳湖1公里禁养,3公里范围内限养。 当地环保局也来他的猪场查看过,这里没有任何粪污处理设施,明显不合格,督促他尽快建设污水处理厂。 “要一次性投入150万元左右,运行起来每年大约30万-50万元。”工业化处理污水,徐应星实力达不到。但是环保说到底是好事,他的也经常被附近居民投诉,“露天存放猪粪,臭气熏天,滋生蚊蝇”自己生活在附近也不舒服。 徐应星听说江苏省宿迁市有一种水芹菜吃肥、治污很有效,对肥料需求极为旺盛。 徐应星请湖口县环保局、农技站的相关负责人一起去调研,引进水芹菜治理粪污。 2018年底,徐应星从村民手中流转300余亩土地,建立“常规有土种植与自然水体无土种植”结合的种养结合生态模式,水间种菜,水底放养鱼虾,除了猪场内的猪,岸上养牛、羊、鸡、鸭、鹅,化成肥料。 徐应星消灭了有味道的猪粪。“以农业的方式解决农业的问题” “这300亩地能达到收支平衡、自给自足就好。”徐应星说,相当于节省一个污水处理厂的钱,只是还欠缺与规模匹配的土地、水域和资金投入。 生态园主要支出包括6名贫困户在内的30多名村民的工资,去年出售种养作物利润40多万元,“工资发了50多万元” “养猪是一件很自由的事,我很愿意养猪,只是因为疫情,暂时不能出猪场。”徐应星说。 去年年底,政府又开始号召养猪。徐应星把猪场看作“下蛋的金鸡”—只要设备还在,就可以“从哪跌倒从哪爬起来”他还听说,本地政府出台了鼓励养猪的引种,就上报了材料。 就在这几天,徐应星猪场内120头母猪开始产仔。他期待下半年不出意外,让新的循环顺利启动。

相关资讯

  • 仔猪死亡12649头!蓝耳和伪狂犬阳性场的PED净化怎么做?

    仔猪死亡12649头!蓝耳和伪狂犬阳性场的PED净化怎么做?

    猪场背景介绍:1200头的分娩到断奶的场,断奶后自留后备母猪在母猪场内,猪场的健康度低,蓝耳病阳性稳定,伪狂犬和猪流行性腹泻阳性!但是后备母猪在6周胎龄左右蓝耳病开始转阳,死亡率增加!母猪45.68%

    08-08
  • 断奶仔猪要及时补水......

    断奶仔猪要及时补水......

    断奶仔猪的及时饮水、进食 仔猪断奶后转入保育舍,需学会的第一件本领是喝水。但一般由于转舍应激、对环境及同伴的陌生,会延迟转入保育舍内第一次饮水时间。如果不加以预防或干预,这种情况造成的脱水将会对仔猪造

    08-07
  • 10月25日猪评:猪价又到“休整期”?但猪肉批发均价已达51元!

    10月25日猪评:猪价又到“休整期”?但猪肉批发均价已达51元!

    1、生2019年10月25日,据中国养猪网监测全国均价为40.75元/公斤,价格较昨日报价上涨0.13元/公斤,较上周上涨4.79元/公斤。今日维持在0.30-0.65元/公斤,跌幅维持在0.01-0

    10-27
  • 调控第四次升级,玉米价格涨至1.4元/斤难度大!

    调控第四次升级,玉米价格涨至1.4元/斤难度大!

    从国家对市场连发预警,到不断升级调控内容,玉米市场已经引起相当大的重视了!小编注意到,近期玉米涨价太过于疯狂,很多人看不下去了,纷纷出台了来打压。而近期市场也出现了不少不利于玉米涨价的信息,今天,就来

    08-10
  • 内蒙古:90后“猪倌”春节养猪忙!

    内蒙古:90后“猪倌”春节养猪忙!

    防疫消毒、投放饲料、清理圈舍…新春时节本是内蒙古河套地区农民的农闲期,但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旭光村养殖户张权每天忙养猪,准备迎接新的出栏旺季。农历正月以来,25岁的张权一直都没有闲下来的时候,每天起早贪黑

    02-01
  • 母猪保健方案及母猪保健程序汇总你知道是什么吗?

    母猪保健方案及母猪保健程序汇总你知道是什么吗?

    母猪保健程序 母猪保健程序是针对后备母猪、怀孕母猪、产后至断奶母猪的一种保健,其中对疫苗接种、药物使用都进行了严格的规格。 一后备母猪 1、70—80斤之后开始喂备用母猪料至发情配种。 2、长期添加天

    08-08

相关推荐

网友评论